作为一个33年的电信业老兵,常小兵到底输给了谁?

关闭 [复制链接]
我再想想
我再想想   钻石会员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8 19:17:42   最新回复:2015-12-29 22:46:41

1982年,26岁的常小兵从南京邮电大学电信工程系毕业,被分配到安徽省六安地区邮电局担任技术员,由此开启了他33年的电信生涯。


在那个政企不分的年代,像常小兵这种根正苗红的科班生,很容易得到领导们的赏识。常小兵也开始一步步的发迹起来,一直做到南京市电信局副局长。


1996年,常小兵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大转折,在当年6月份出任了中国邮电部电信总局副局长。在邮电部嬗变为信息产业部之后,又转任信产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;2000年,常小兵从副局长升任为局长。常小兵在这个岗位上只待了两个月,但这是个关键性的晋升,为他奠定了日后转战运营商的高起点。


2000年4月份,常小兵正式出任中国电信集团副总经理、党组副书记,和邮电部的老人,也是常小兵的伯乐---周德强搭档。其实从两个人的履历来看,常小兵和周德强有很多交集,甚至从南京邮电大学的校友可以算起。


2004年,周德强因为年龄关系要退休了。中国电信一把手的位置有谁来做,当时业内有很多猜测,作为排名第一的副总经理,常小兵会顺利上位吗?但内部的安排,肯定要给更高层面的战略谋划让路。在2004年,决策层对三大电信运营商高层进行了大调整:张立贵和周德强退休,王晓初从移动去了电信,常小兵从电信去了联通,王建宙则从联通去了移动。


这次调整也给后来这三个电信业大佬的走向埋下了伏笔。对于常小兵来说,虽说掌握了联通的帅印,可以按照自己的施政理念来一展拳脚,但却面临着一个难以拿捏的摊子。


与根正苗红的中国电信和冲劲十足的中国移动不同,联通成立的背景非常复杂,它柔弱的身躯在当时根本就无法承担众多的利益诉求。这些诉求有的来自于最高决策层,寄望打破垄断;有的来自于眼红的中央部委,寄望多收三五斗;有的来自普通老百姓,希望能降低资费;也有些来自于一些权力掮客,希望能够捞一把。也正是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形势下,常小兵走马上任了,这位熟知中国电信以及中国电信行业的技术官僚,能帮助联通走出困境吗?


现在来看,联通在三家运营商中的确竞争力不是很强,固网不如电信,移动网不如移动,甚至很多时候都是在亦步亦趋,但这能说明是常小兵无能吗?恐怕很难下这样的结论。因为常小兵所领导的中国联通并不仅仅是和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进行市场竞争,更多的还是服从国家战略的整体考虑,不断地牺牲自己。这从最初的GSM/CDMA双网互搏就可见一斑。


当然,让联通在运营GSM基础之上,再增加一张CDMA网络的决策,并非是联通甚至信产部能够决定的。但双网运营的确是给联通带来了很大压力,在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,网络覆盖就意味着用户数,联通的投资能力本来就不行,CDMA又切走了一大块。如果历史可以重来,联通不上CDMA,集中精力继续扩展GSM网络,也不会导致后来的积贫积弱。


在常小兵主政联通之后,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策,那就是缩减CDMA网络投资,而不再是同时出击。CDMA对于联通仅仅是一个补充,因为它的产业链成本实在是太高了,而且无法提供与GSM差异化的服务能力。一直到08年电信业重组,C网也只有2800万用户。


俗说话,否极泰来。从2004年到2008年,对于常小兵而言,是非常困难的四年,但联通挺了过来,迎来了新一轮的电信重组。这次电信重组的基调,主要出于减少央企数量,打造全业务运营,塑造均衡的市场格局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联通和网通走到了一起。


但与移动收容铁通,电信接受CDMA不同的是,联通和网通规模体量与人员相差无几,甚至网通的经营状况还好于联通,如何融合是个大问题,特别是对于高层的人事安排。后来,联通系在融合中逐渐占得上风,原网通一把手张春江去中国移动担任党委书记,但没过多久就哐当入狱;原网通的二号人物左迅生也由于年龄关系,在新联通中过渡了一下也告老还乡。


还记得在新联通的成立大会上,常小兵在演讲中是踌躇满志、红光满面,但有些人却是不太自然颇显尴尬。常小兵这个时候的确是很兴奋,因为这个新联通筹备组组长的身份,已经明确了他将继续出任联通一把手,但此时的一把手与前四年的一把手却有着很大不同。


和网通成功合并,大大夯实了联通的家底,网通在北方固网宽带市场上的积累,可以源源不断的给新联通输出现金流,;而出售CDMA网络给中国电信,不但获得了1100亿元的现金,而且还甩掉了包袱;而且联通与网通合并之后,也具备了真正的全业务运营能力。


但常小兵忽略了一点,集团公司的人事安排貌似可以容易搞定,但基层的整合却是困难至极,不断的内耗正在消磨着这家企业的锐气。以常小兵为首的新联通管理层要想解决这个问题,那就要集权,搞大集中,联通也的确是这么做。借着WCDMA商用的机会,联通提出了六统一,但这也引起了很多地方公司的不满,因为他们认为集团公司是在闭门造车。


集权还是分散,肯定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,各有各的好处和道理。但这个时候的联通是在从一个成功走向另外一个成功。通过设立网络公司以及改革终端公司,中国联通借助WCDMA强壮的产业链力量,在网络、终端、业务各个层面都迎来了一个新局面,常小兵功不可没。


如果沿着这条轨迹一直走下去,常小兵也将会收获无数的掌声和鲜花,就像是他的前任王建宙一样。王建宙主政联通的时候,也没有多少惊艳的成绩,反倒是去了中移之后一发不可收。


但时移世易,在很多因素的影响下,我国政府向中国移动提前发放了TD-LTE试商用牌照,并且准许中国移动构建实验网,但有谁见过几十个万基站的实验网呢!监管层低估了中国移动的实力,在憋了几年之后,中国移动爆发了,在其强力投入之后,TDL产业链也成熟了。


这的确是一个怪相。从2G时代的GSM,到3G时代的WCDMA,再到4G时代的LTE FDD,中国联通一直都在采用全球产业链的主流制式。但到了2014年,当外面已经飘起雪花之时,中国联通还在光着脚跳舞。有人说,中国联通自己错失了4G机遇,在4G面前犹豫不决,但如果是你站在常小兵的角度上,你会选择在大规模的3G投资刚刚进入规模收获期就要上4G,就要把中国联通绑到中国移动的资本战车上,和这个资本巨无霸对决吗?


这里你不要说中国电信的王晓初怎么着怎么着,电信在这方面是因祸得福,他拿到了CDMA牌照,但这注定是一个没有未来的出路。电信很早就停止了大规模的CDMA建设和扩容,就在等着FDD牌照的发放,甚至可以偷偷摸摸的先建设。在一旦获发牌照之后,他就可以把积蓄了几年的力量瞬间释放出来,给联通造成了很大压力。


所以说,联通当时的选择并没有错,继续投资WCDMA也是全球UMTS运营商的普遍选择。谁会想得到,在3G市场渗透率不足30%的情况下,政府就能匆匆忙忙的发放4G牌照。可以说,正是决策层的积极作为,造成了联通在4G市场初期的困局。


这种困扰和压抑一直到2015年8月份,电信业再次迎来了新一轮的高管调整,常小兵回到了他阔别已久的中国电信,王晓初来到了中国联通。有人认为这是调虎离山,为继续调查联通腐b案件奠定基础;也有人认为这是为了电信和联通的合并铺路,各种言论莫衷一是。


从2004年一直到2015年,常小兵一直在担任联通的一把手,很多人说形成了一个“常式联通”,这也很正常,对于每一个企业领导者来说,都希望能够遗留下自己的政治遗产。在“常式联通”中可能有些不和谐的音符,可能有些害群之马,但这些绝非常小兵刻意为之,能够主政一个千亿级的国企11年,能够经受住监管部门的错位缺位越位,让联通这艘巨轮继续前行,常小兵的确非常不容易。


当然,常小兵触犯了党纪国法,肯定会受到应有的制裁。但我们也不能全盘否定常小兵的过去,作为一个在电信行业中摸爬滚打30余年的老兵,他的贡献也不容抹杀。还记得常小兵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,他小时候的愿景是当兵,但后来的因缘际会让他扎进了这个电信行业。但是,就算是成功的当了兵,谁又会知道会不会吹响这个《集结号》。

认真做事,对得起良心就行!
跳转到指定楼层
小雷
小雷   白金会员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8 19:18:07

输给学习者
生活平平淡淡
我再想想
我再想想   钻石会员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8 19:22:12

雷总,开你的宝马一边玩去
认真做事,对得起良心就行!
小雷
小雷   白金会员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8 19:23:26

学习者 发表于 2015-12-28 19:22 雷总,开你的宝马一边玩去
不是 来给你支持一下
生活平平淡淡
教授
教授   版主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8 19:24:45

感谢分享
cctjq
cctjq   白金会员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8 19:37:33

≥≤
狂扁狂扁小肥洋
狂扁狂扁小肥洋   白金会员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8 19:54:06

贪不贪其实都不重要,不关心。我只关心啥时候我们一线员工能涨工资。
大道至简
大道至简   版主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8 20:16:07

输给了谁?
一面湖水
一面湖水   白金会员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9 11:31:51

一声叹息!
我再想想
我再想想   钻石会员    发表于 2015-12-29 11:49:05

感谢教授
认真做事,对得起良心就行!
123
返回列表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